DevOps Taiwan Meetup #2 簡短記錄

今晚 DevOps Taiwan 舉辦了 Meetup #2 。感謝葉秉哲與 Erica Liu 兩位講師的鼎力相助,以及五倍紅寶石出礦坑贊助場地,讓本次 Meetup 能順利舉辦! 本次活動報名人數 45,實際到場人數約 30,看來免費活動常見的通病依然再次發生。有限名額被占據,但未能到場參加活動,導致其他很想參予的社群朋友沒有名額。這樣的情況實在很可惜,因為今晚的活動真的很精彩,希望能讓更多人可以現場參予。 這次 Meetup 的主題是「思維引導、持續改善,引發團隊改變新契機」。 延續 iThome DevOps Summit 2016 的熱度,我們計畫邀請葉大再次分享在 Summit 中大獲好評的講題「從限制理論看 DevOps」,並期望能讓講題更有感,所以規劃加入小遊戲,透過實際體驗的方式,讓大家能更有所收穫。畢竟觀念很容易聽,但要做卻是不易,特別 DevOps 與團隊文化有關,而人並不是這麼容易被改變的。 主題一:「從限制理論看 DevOps」 同樣的題目「從限制理論看 DevOps」,但本次 Meetup 可是獨家擴充版!比起 iThome DevOps Summit 2016 講得更慢更多更詳細。講題由葉大從多場 Ansible Workshop 中收集到的 DevOps 痛點開始說起,將痛點歸納成 11 大項之後,接著該怎麼解決它們呢? 一般的想法大概是各個擊破吧?但這樣做正確嗎?會不會是治標不治本?另外,這些問題似乎彼此牽連,好像並不是這麼容易各個擊破的,那該如何處理呢?於是切入本主題的核心重點「高德拉特的『限制理論』」。 葉大藉著一步一步的解釋他如何運用高德拉特的理論來推導前面 11 個痛點的因果關係,讓聽眾彷彿跟著走了一遭,相信有認真聽講的朋友,應該不時在心中點頭,並且腦袋也跟著一起運轉了一回。 當透過推導畫出 CRT 圖表之後,再拿它對照原本的 11 個痛點,恐怕大家都會希望自己的團隊中,也能經歷這樣的過程,將單一的問題轉化成有系統的 CRT 圖表,讓問題可以像串肉粽一樣的產生關聯,找出真正的肉粽頭,從源頭解決核心問題。 這場分享並未到此打住,接著再回到另一個重點「老闆主管都是豬頭嗎?」,我們應該正面一點,「老闆主管不一定是豬頭,他們只是遇到了無法解決的『衝突』。」 什麼樣的衝突?如果要持續的交付客戶滿意的軟體,到底團隊該將資源投入在「產品研發」還是「DevOps」上呢?在資源有限、資源搶奪的狀況下,主管當然很苦惱阿!所以主管不一定是豬頭,而是碰到了無法解決的衝突。 而偉大的高德拉特博士依然有解!面對衝突要找出其中的「錯誤假設」。難道投入研發就對「改善團隊體質 (DevOps)」沒有幫助嗎?反之難道投入 DevOps 就對「提供優質產品」沒有幫助嗎?這是值得思考的! 這場分享個人覺得值得多次回味,對於沒有接觸過高德拉特及 TOC 的人來說,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魚餌,能讓人稍微一窺這些理論工具並非只是空談,吸引你更深入的了解認識它,甚至學習運用它。 葉大已經將今晚的分享錄影釋出,也寫了一篇導讀,對此主題有興趣者,可以深入閱讀。 http://school.soft-arch.net/blog/157917/devops-a-toc-perspective 主題二:「持續改善:找出流程中的瓶頸與浪費」 這場分享我們邀請到泰迪軟體的 Erica 來帶大家用小遊戲的方式進行。...

August 18, 2016 · Cheng Wei Chen

Agile Tour Taipei 2015 筆記與心得(二)| 如何在組織內有效引領敏捷變革 - Richard Hsiao, 蕭存喻

接續上篇文章《Agile Tour Taipei 2015 筆記與心得 (一)》,本文繼續記錄 Agile Tour Taipei 2015 上午第二場議程的筆記與心得: 如何在組織內有效引領敏捷變革 - Richard Hsiao, 蕭存喻 這場議程是屬於「經驗分享型」的內容,講者將過去的經驗歸納重點後,將過程中遭遇的狀況與經驗談一一向大家分享。整場簡報的主軸即是講者所處的團隊如何逐步引入 Agile 的心路歷程。 講師的簡報已經公佈上網,可以直接線上瀏覽。 同時 Agile Tour Taipei 2015 已經釋出錄影。 首先講者用一個問題及一張圖作為開場帶出主題「組織在引入敏捷時常見的阻礙爲何?」 這問題的答案有很多,有來自上層或下層的不同的阻礙,例如常見的阻礙有「如何說服老闆接受 Agile?」或「如何說服工程師開始寫測試?」⋯⋯,當然還有更複雜的阻礙。講師則利用簡報 P.3 的圖片作為說明。 圖片中的 X 軸代表的是 Autonomy 由低至高、Y 軸代表的是 Alignment 一樣是低至高。 那麼你的團隊是屬於哪一個象限呢?是左上角的象限,需要由上層下達明確的指令,團隊才能準確的依據指令行動;或是右上角的象限,同時具備高度 Alignment 與 Autonomy,上層只要提需出問題,團隊即能展現高度自治完成任務。又不幸的是左下角,上層與團隊是一整個渾沌的狀態? 以此開場之後,講師延伸提到了當年他有了一個機會可以開始在團隊中引入 Agile,而這個經驗帶來的第一個心得是「危機就是轉機」,但有一個重要前提是「你需要證明給其他人看」。 「危機就是轉機」這句話大家都能朗朗上口,可是現實社會並沒有這麼簡單。「轉機」來到不等於後面全都會一帆風順,等著看你落水的人比比皆是。所以「轉機」只是一個開始,讓你有機會能取得權責來解決問題。只有在你真正解決了問題,你才能贏得別人的信任,為自己開創新局。 接著講師開始分享過去團隊引入 Agile 的實際經歷,共分成三個階段。細節我就不多描述,因為閱讀簡報就足以說明其中 7~8 成的內容。 第一階段: 這是滿常聽見的一種團隊窘境。團隊處於將要發展並力求表現之時,卻遇到專案進展不順及新主管的介入干擾,面對此窘境想要有所突破,因此決定引入 Agile 嘗試帶來新的火花。 當然團隊不可能立馬全面 Agile,所以在此階段先從可運行的最小實踐開始,先嘗試在團隊中導入了一個 Scrum 看版與 Daily Scrum 會議。 而第一階段最寶貴的經驗是「透明度」! Scrum 不是萬靈丹,不會因為導入 Scrum 就能讓已經延期的專案忽然變得準時。重要的是導入 Scrum 之後讓一切的資訊變得「透明」,在資訊公開且交流順暢的狀況之下,團隊都能了解明白目前的現狀,這有助建立團隊彼此(包含上層與下層之間)的信任。 第二階段:...

November 21, 2015 · Cheng Wei Chen